阅读历史
换源:

第162章 欧皇~1更

作品:我男主超甜|作者:水千澈|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8-16 06:34:33|下载:我男主超甜TXT下载
  B城机场。

  排着长队的办理处人群,不少人都忍不住朝贵宾区的几人看去几眼。

  站在前面的女人气质干练,刚把墨镜取下来,露出来的容貌精致而妩媚,岁月在她的脸上没有留下过多的痕迹,反而沉淀出红酒般的醇香韵味。

  在女人的身后一对少年少女,亦是吸引众人的注意力,内心不由产生惊叹的情绪。

  浅亚麻色短发,拥有一双玛瑙石般碧蓝双眸的少年,正弯头侧头对坐在轮椅上的少女低声说着什么。

  少女凝神倾听的表情安宁,随即眼睛一弯,浓密的眼睫,眼脸下随即浮现的卧蚕,勾勒出清甜的笑弧,漂亮得惊艳,又漂亮得无公害,轻易勾出人们心底最柔软的那份期待。

  说话的少年自然而然的也勾起嘴角,伸手把少女落在身前的头发,拢到她背后去。

  “伊诺,过来露个脸。”前面的女人说道。

  少年站起来,来到前台的摄像头下。

  轮到时白梦的时候,伊诺把摄像头拉下来。

  时白梦失笑。

  几人办理登机牌的手续就完成了,伊诺回到时白梦的身后,推动她的轮椅。

  他们离去,打量他们的人群才逐渐议论开。

  “这一家长得比明星还好看,尤其是那个男孩,是混血儿吧。”

  “哎,可怜哦,竟然是个残疾。”

  “看人家多坚强,就算不能走路,性格看起来还那么好,一点阴郁的感觉都没有。”

  这些议论声,已经离开的时白梦三人当人听不见,不过三人走过的路上,总会被路过的其他人注目,或者被一些人自以为隐蔽的指指点点。

  受到最多注目和指点的人还是时白梦。

  毕竟她年少又精致漂亮的相貌,配上这么个坐在轮椅上的造型,就好像本该完美的水晶艺术品被不小心摔出一条不可忽略的裂痕一样,让看见的人不由自主就会产生别样情绪,或同情或惋惜或幸灾乐祸。

  对于这些瞩目,伊诺和伊姨两人都不太高兴,尽快到了贵宾休息室,隔绝了外界大部分人的视线。

  反倒是当事人的时白梦无所谓,相反笑着去安慰两人,“如果换一换,是我看见这样的人,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这也没什么的。”

  主要是这些天她实在是被照顾得太好了,哪怕暂时没办法自立行走,于生活上也没有出现多少不便利。

  至于疼痛方面也还好,完全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不会影响到心情的那种程度。

  再加上身边有小白王全程陪伴着,白天也可以画画,玩手机和朋友聊聊,完全不会无聊。

  在这种待遇和陪伴下,时白梦哪还能产生任何不满,或者阴郁的情绪。

  如果不是确实没办法自立行走,她都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享受皇帝待遇。

  伊姨摇摇头,对她无奈一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伊诺已经端了两杯水过来,一杯放在伊姨面前的桌子上,一杯端着喂到时白梦的唇边。

  时白梦自己接过来,直接捧着喝了。

  换做往日还会顺口说一声“谢谢”,如今已经在潜默化中逐渐习惯。

  伊姨看了眼,也端起水一边喝着,心里所想的是:这些天她是沾了小梦梦的光啊?才知道自家团子照顾起人来原来这么细心,以前真没看出来!

  时白梦刚把水杯放下,伊诺的声音响起,“还有半个小时,要不要睡觉。”

  时白梦摇头。才半个小时,万一刚睡着没多久就被喊起来,那感觉很不好受。

  伊姨懒洋洋的提议,“要不来打两把牌吧。”

  时白梦没意见,伊诺自然也没意见。

  把扑克牌拿出来,洗牌的是伊诺。

  看着他双手轻松的洗牌,“刷刷刷”的声音伴随着扑克牌的洗动而响。

  总觉得……好厉害的样子!

  时白梦眼神里路露出一丝丝的惊艳。

  看似目不斜视的伊诺,手指顿了顿,然后牌洗得更漂亮了。

  伊姨:“……差不多行了。”

  斜视了自家的崽一眼。

  你以为你在拍赌神电影么。

  伊诺整合好牌,然后面无表情的开始发牌,先发的第一张是伊姨的。

  伊姨拿到第一张牌,红桃2,嘴角一勾,乐了。

  心情不错的伊姨对儿子调笑道:“哪学来招?没见你在家玩过牌。是不是在学校经常和人玩?”后面的一句话,隐隐透着些母亲发现儿子陋习的危险。

  “嗯。”伊诺答应得毫无波澜,转眼间他发牌已经发了好几圈了。

  伊姨把剩下的牌拿起来,眯了眯眼睛,道:“你的私房钱就是玩牌赢得?”

  时白梦听见这话,也想起来时白瑾提起过小白王花八千块教训姜博的事。

  那会儿来不及深究这事的内情,听伊姨的意思,小白王的钱肯定不是她给的,那这钱是哪里来的?

  面对伊姨的试探,伊诺还是毫无波澜的,“嗯。”

  “呵呵,厉害啊。”伊姨说。

  时白梦一听那声“呵呵”就知道接下来肯定没好事。

  要不要帮小白王说说好话?算了算了,这是亲妈,下手肯定很有分寸的。

  脑子里转眼晃过各种念头,继而平静下来的时白梦,把自己的牌一叠拿起来准备整理。

  下一秒,她盯着自己的牌目瞪口呆。

  “靠!”对面的伊姨爆出一句粗口。

  时白梦回神,立即看过去。

  隔壁的小白王眉头轻皱,嗓音低沉,“注意形象。”

  时白梦清楚的看到伊姨嘴巴一张,估计又想飚出几个单字的字眼,不过终究还是憋回去了。

  她看看自己手里牌,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如果说是运气和巧合的话,那她的运气是不是有点太逆天了?这辈子加上上辈子打牌,从来没有这么欧皇过!

  时白梦眼神往小白王那一飘,“谁是地主?”

  伊诺,“你。”

  时白梦:“哦。”

  她简单的理了理牌,发现不知道先出哪个好。

  这会儿的伊姨已经顺好气了,对时白梦笑道:“小梦梦,尽管出,放心,姨的牌不好,但是钱够!”

  时白梦低声道:“还打钱啊?”

  伊姨说:“打啊,最好把这黑心团子的私房钱都给赢出来。”

  时白梦又朝小白王那边飘一眼。

  小白王很淡定,眼神微动,非常赞同亲妈的决定,“打钱!”

  这样不就可以把钱交给傻梦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