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七章:江小羽之墓

作品:情不知所深|作者:文小文呀|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0-11 17:54:37|下载:情不知所深TXT下载
  两人坐在餐厅,于梦坐在他的身旁。吃了一筷子面说道:“我今天想出去”

  “去哪儿?”

  “去葬井”

  慕寒停住了筷子,他知道她要去葬井做什么,她心里始终牵挂着江小羽。

  侧过身子,握住于梦的手道:“我知道你要去葬井做什么,但是她已经不在那里了”

  于梦突然情绪有些激动,脑子里胡思乱想起来,眼泪刷的一下从眼角流了下来。连忙问道:“为什么不在那里了?”

  “我知道她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人将她埋葬在墓地了”

  听了这话,于梦才松了一口气,身子瘫软的靠在了椅子背上。随后端坐起身来,看向慕寒,“谢谢你!”这一次她是真的很谢谢他,语气中多了些温柔。

  “你若想去看他,我这就带你去”,说完便命阿正准备了一束白色的鲜花。

  他总是想的很周到,对待于梦的事也总是很细心。只是他们相遇便埋下了误会和仇恨,她无法短时间就完全接受他。

  吃完早餐,于梦便去楼上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连衣裙。接着两人便上了车,一路上于梦都没有说话,慕寒也没有去打扰她。

  待到了江小羽的墓碑前,于梦蹲下身子,擦拭着墓碑上的字。

  江小羽之墓。

  她没有流泪,但眼里满是悲伤。将鲜花放在她的墓碑前坚定的说道:“小羽,是于梦姐没有保护好你。你这么善良,一定是去了天堂。你放心,于梦姐一定会替你报仇!”

  慕寒站在远处的香樟树下看着她,她瘦小的身子却满是坚强,坚强到令他有些心疼。

  “我又骗了她”

  “您也是为了于小姐好~”

  “骗了就是骗了”

  过了一会儿,于梦站起身来走到他的身边淡淡的说道:“回去吧!”

  “要不要再去外面走走”

  “今天不想走了”,说完便朝车边走了过去,慕寒也只好跟在后面。

  他其实很想带她再散散心,但她既然不愿意,也只好不再多说。

  回到庄园不一会儿,媛媛便抱着一堆杂志和报纸来了。

  “哥~哥~”,朝着庄园内大喊道。

  阿正听见了她的声音连忙跑了出来,“叫什么啊,怎么这么大人了,还是一点礼貌都没有”

  “哥,我这不是进不去吗,手上又抱了这么多东西”

  “把东西给我吧~”,将手上的杂志和报纸放在了阿正手上,便转身要走,“我走啦~”

  “等一下!”阿正连忙叫住了她,“我还有问题要问你呢”

  “什么事啊?”,媛媛满脸疑问的走向阿正。

  阿正自幼便在岛上和慕家生活,因为是慕寒的贴身保镖,不能与外界有过多联系。所以和自家人也比较陌生,唯独对这个妹妹甚是疼爱。

  “怎么逗女孩子开心?”

  媛媛大惊,尖叫道:“哥,你给我找嫂子啦?”

  “不是我”,阿正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继续说道:“你快说,你人小鬼大的肯定知道”

  “那还不简单,不就是买买买,吃吃吃咯”

  阿正听完媛媛的话,便走进庄园一脸高兴的跑到了楼上。

  “主人”,阿正站在书房门外敲响了门。

  “进来吧!”

  慕寒关上手中的书刊,抬头看向阿正道:“媛媛来过了?”

  “是的”

  “她怎么说?”

  阿正关好了书房的大门,走近书桌道:“主人一定还没给于小姐送过礼物吧?”

  慕寒抚了抚额头,还真是什么都没送过。

  “主人也一定不知道于小姐爱吃什么吧?”

  “你妹妹到底怎么说的,问这么多干嘛!”

  慕寒有些急躁起来,倒不是急躁阿正的问题多,而是他问的问题他一个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没送过礼物,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也不知道她爱吃什么。

  “媛媛说逗女孩子开心就是要带她买买买,吃吃吃”

  “就这么简单?靠谱吗?”

  “我觉得还挺有道理的!”

  “行,暂且相信她的话~”,顿了顿又继续说道:“那现在便和我出去,给她买个礼物回来”

  “好”

  看着慕寒开心的样子,阿正也心里觉的高兴。他在慕寒的身边时间最长,却难得看见他有过发自内心的开心过。

  随后两人走下了楼。

  白晴坐在客厅,一仆人正蹲在地上给她做着指甲。见两人看见她招呼都不打的走了出去,便白了他们一眼。

  “哼、没大没小的家伙!”

  “夫人”,一个男人走进庄园大厅小声叫道。

  他叫方影,黑白两道都称呼他为影子,整个H国没有他查不到的人或事。此人心狠手辣,暗地里做着杀人的买卖。因此惹上了很多仇家,幸得白晴救了他,从此便跟随在白晴身边,替她一人办事。

  白晴抬头看了一眼楼上,见于梦房门紧闭便对正在给她做指甲的仆人淡淡的说道:“你先下去吧”

  待她走后,这才看着方影问道:“人找着了?”

  自从严海安被打断腿扔出去后,白晴便派他一直查找他的下落。

  “还没,不过我们在找严管家的过程中,发现了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人?白晴看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像是找到多重要的人似的。便挑了下眉,有些好奇的问道:“谁?”

  方影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白晴,白晴一只手接过照片。当看见照片中的人时,她大吃一惊,两只手同时捏住照片,照片中是一个的女人躺在一个破旧不堪的屋子门口。

  “她是于梦?她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虽然一身邋里邋遢,像丧家犬一般,但白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不是!”

  “怎么会不是?”

  就算化成灰,她也记得于梦的样子,怎么会不是!

  “据我调查,她是慕寒在认识楼上这位于小姐之前认识的一位,她们长相和名字都是一模一样”

  白晴看着照片,呵呵一笑,“世上还有长得如此一模一样之人,所以慕寒也知道她?”

  “知道,而且正是慕寒将她关在那里的!不过影子暂时还只查到这么多”

  “事情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白晴站起身来,将照片放进了包里面,“此事一定要保密,继续查,有任何进展都及时告诉我”

  “是”

  随后白晴从包里拿出了一沓钞票递给了他,“事情办的不错,不枉我当初救了你,留你在身边。这点钱你先用着,只要事情办的好,你要什么有什么”

  “谢夫人,我定不负期望”

  “你先回去吧,别被慕寒回来瞧见了”

  “是”

  待方影走后,白晴坐在沙发上,哼着歌,欣赏着刚刚做的指甲。只是指甲明明还没做好,但她就是觉得高兴。今天方影带来的这个消息,是她这些天最值得开心的事了。

  从包里拿出照片,看着照片笑了笑,“哼、于梦,咱们走着瞧,看谁先生不如死!”,随后将照片藏在了自己的保险柜中,开着跑车兴高采烈的出门了。

  于梦呆在楼上,一直回忆着严海安拿着的那个针管当时到底掉到了那里,这两天她都有留意这个事,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寻找。于是打开房门,见着楼下没人,便下了楼。

  大厅内沙发、椅子、柜子巨多,于梦蹲下身子朝座椅底下一个个找,但未看见那个针管。

  “莫非被仆人打扫卫生清理走了”

  于梦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随后叫道:“来人”

  “于小姐,有什么吩咐”,一个仆人赶紧小跑过来道。

  “这两天打扫这里的人是谁”

  “正是我~是没打扫干净吗?我这就重新打扫”,那仆人紧张的问道。

  “不是,我只是想问有没有见着什么奇怪的东西”

  那仆人回忆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没未见着什么奇怪的东西”

  于梦见她一脸诚恳,倒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便没再多问。

  “没事了,你继续忙吧!”

  “是”

  只是那东西到底去了哪里?难道是白晴拿了?于梦坐在沙发上,揉了揉印堂穴。

  她一定要搞清楚里面是什么药,她要用同样的毒药杀了他们,替江小羽报仇。

  汽车引擎的轰鸣声由远而近,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庄园门前。于梦赶紧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今天的天气很好,虽没有明媚的阳光,却微风习习。她看着庄园内仆人各自忙碌着,只是再没有江小羽的身影,没有人陪她说话。

  “小梦”,见着于梦站在门口等着他,慕寒连忙下车高兴的走了过去。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进屋再说”,慕寒拉着她的手朝屋内走去,坐在了沙发上。随后拿出一个精致的礼品盒递在于梦跟前,“打开看看”

  于梦接过盒子,将盒子上面绑好的蝴蝶结缓缓拆开,随后揭开盖子。是一串蓝色的水晶手链,每一颗水晶都是晶莹剔透。

  “这是我父亲送给我母亲的第一件礼物,虽说家中珠宝无数,她却唯独偏爱这条手链。如今我想送给你,也作为我送给我最爱人的第一件礼物。虽不是价值连城,却是独一无二”,慕寒将手链拿了出来,戴在了于梦的手上。清清凉凉的水晶在接触到于梦的肌肤时,终于有了温度。

  慕寒今天在外面逛了好一阵子,都没看中任何一件礼物。在他心里能配得上于梦的,应该是最独一无二的。

  见于梦不说话,慕寒轻声问道:“是不喜欢吗?”

  “不是,手链很漂亮,只是我配不上”,于梦看着手链,这么珍贵的东西,他竟然就这样送给了她。他真的视她为最爱的人!

  “怎么会配不上?”,慕寒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耳朵,“不准说这种话了,带上这个手链,可就不能拿下了。带上这个手链,你可就是我慕家的人了”

  “你这是给我盖章了?”

  “对啊,盖章了,你是我的人!”,说完双臂紧紧的抱住了她,“不要离开我!”,语气中有一丝警告,但更多的是期望和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