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五十二章 可怕的缜密心思

作品:九转道仙诀|作者:三毛当少爷|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3 16:34:13|下载:九转道仙诀TXT下载
  然而这句话落在木飞耳中却是令他猛然吃了一惊,随后立刻替禾非担忧起来。他十分清楚,若禾非拥有天魔族血脉一事暴露,将会引起多么可怕的连锁反应!

  木飞只得停下脚步,心也随之再度紧张起来。因为太过担心禾非,他甚至闪过念头,苦思着要怎么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杀掉这东方奇,好替禾非继续保密。

  不过很快木飞便听到禾非那几乎依旧恬静淡然的声音缓缓传了出来:“东方师兄,怎么会突然有此一问呢?”

  木飞丝毫不意外禾非的回答,他十分清楚,禾非是断不能承认的。如果她天魔一族身份暴露,在如今以天魔族为首的异族步步进逼并不断侵吞帝国疆域的敏感形势下,将会引起多么可怕的后果。

  东方奇似乎笑了一声,随后一字一顿说道:“非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如果不是这木飞,我还真无法得知你身怀天魔族之血。”

  ‘嗡’的一声,木飞只感觉血液瞬间冲顶,有那么一刹那,他已经忍不住要立刻踏入屋内,与东方奇对质了。

  然而理智告诉他,此刻他若闯入,东方奇绝对会趁着这大好机会将他当场格杀。

  “东方师兄,你越说越有些离谱了。木飞只不过与我有同族渊源,且从木族回帝都的路上对我有过救命之恩,除此之外,我们鲜有交集,所以不知东方师兄这话从何说起呢?”

  东方奇似乎越来越不高兴了:“非儿,你我即将结为夫妻,难道我们就不能相互坦诚一些?即使我知道你是天魔一族又有什么关系?你是我将来的正妻啊,就不能相信我会为你保密?”

  禾非似乎陷入了沉默,久久没有说话。

  木飞的心不由更加紧张起来。他不得不承认这东方奇口才不错,几乎句句切在重点。

  “非儿,既然你还有顾虑,那我就先对你坦诚吧。实不相瞒,我暗中调查过,所以从三点上可以判断出来,你不仅身怀天魔族之血,而且那木飞也应该早就知道你的秘密。”

  禾非仍旧没有说话,木飞猜测禾非应该是有些动摇,想必正在为各种念头扰心。

  “第一点,那木飞第一次来帝都,便被万沙副将带进你的‘凤非阁’,且自打他离开后,你一直无法精进的修为便立刻突飞猛进,踏入凝魂。后来我差人查阅无数典籍史料,终于查到一些线索。那就是同时身怀人族与天魔族血脉的人,修行与我们不同,会遇到极大的瓶颈障碍。而木飞便是不知用何种手段恰好帮你解决了这个障碍。”大领主时代

  “第二点,那日非儿你挑战博院内院弟子巫马追风师弟,且最终能逆转战胜,最后靠的就是天魔气吧?”

  顿了一顿,东方奇继续说道:“当日你胜了之后,原本我感应到那散落在台上的草木黑藤蕴含些特殊的道魂气息,正准备上台一探究竟,却没想到那木飞竟先一步冲了上去。他在草木藤和追风师弟留下的刀刃中一顿乱拾,并假意出言讥讽于我。起初我并未在意,可是后来仔细回想无数遍,才大胆推测出,那木飞竟是在帮你消弭残留的天魔气。”

  屋内的气氛忽然再一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木飞越听越是心惊。这东方奇的心思居然如此缜密,简直到了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

  其实木飞并不知晓,这东方奇确实是真正的绝世天骄,心思缜密不假,但却是一个眼里容不得任何沙子,妒忌之心与猜忌之心皆太重之人。

  禾非公主是他的未婚妻,所以关于禾非的任何事情,一点一滴他都不遗余力,即使花费巨大精力和代价都要弄得一清二楚。

  正是因为他的多疑与猜忌,所以当日禾非挑战巫马追风的场面,他才会耐着性子无数遍回想,最终前后结合,才大胆下了推断。

  而屋内的禾非,闻听此言后心里大受触动,且再一次升上了那个萦绕在心头许久的疑问:“木飞师弟他暗里竟然还为我做过这些?他,他缘何会对我这么好?他应该明明清楚我是有婚约在身之人啊。”

  禾非心里复杂之极。她并不是愚钝之人,相反,她有种强烈的感觉,自从她那次离开木族返回帝都的路上,在横断山里木飞看到她的真面容之后,就突然对她释放出一种莫名的热切!

  且一路之上对她明里暗里呵护有加,甚至几次都毫不掩饰他对自己的‘那种心思’。当初她还在心里嘲笑过木飞,认为他是不折不扣的‘sèláng’,是以貌取人,胸无大志的庸俗之人。

  可后来在东城门遇到生死危机,木飞甚至没有表现出任何要独善其身的意思,毫不犹豫留下陪她御敌。也就是这次城门激战,木飞仅凭聚气境的修为实力为她战至差点丢了性命,让禾非开始对木飞改观。美妻夭夭,总裁至爱万千

  而越是了解木飞,禾非越是惊奇地发现,木飞身上似乎有着太多她无法看透的‘秘密’一般。

  “那第三点呢?”禾非这时忽然饶有兴致地问道。

  东方奇自然感受到了禾非在听完他所说之后的神色变化,见禾非主动发问,他颇觉自豪,更想要在尊贵的美丽公主面前以示自己的智商:“这第三点,便是有关非儿你为何会选择五行院博院。”

  禾非一听此言,那一直淡然而微含吃惊的神色终于开始真正变化。

  隐蔽在墙檐下的木飞看不到禾非的神色,但同样凝集心神,想要听听东方奇之言。因为这个问题也是一直萦绕在木飞心头的疑问。

  然而就在这时,东方奇忽然脸色一变:“是谁?”随后屋门被撞开。

  木飞陡然心中一凉,几乎在声音响起的刹那,没有任何犹豫,幻影步立刻被他施展到极限,竟向着博院更深处急遁而去。

  刚才太过专注屋内的谈话,他竟没有注意到‘幻隐术’居然已经过了时间。

  每次施展幻隐术需要间隔五息时间。

  这五息对寻常人而言或许太短,但对于炼气士来说,却是一个‘足够长’的时间。

  东方奇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只是两息半的时间,眼看就已经要追上木飞。

  好在木飞做了乔装,且是在黑暗之中施展的玄阶幻影步,否则两息之内绝对会被追上。

  四息已过,木飞都能听到东方奇的呼息之声。

  这东方奇存了生擒木飞之心,是以并未施展强大道术,而是想要硬生生以速度碾压然后制住木飞。

  五息来临,东方奇的手掌已经眼看就要落在木飞的后背。

  很是突兀的,一团滔天黑气突然从天而降,立刻将东方奇与木飞同时笼罩在了其内。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