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二十一章 死亡婚礼

作品:万物寻灵|作者:火光云影|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12 12:18:43|下载:万物寻灵TXT下载
  深夜,天上缀满了闪闪发光的星星,像日光照耀下的金色沙滩一样,映衬着一轮银盘似的明月...在这美好而又祥和的夜空之下,周府已是寂静了许久。

  此时,周府内的小路上,李海春与云初二人,一前一后,匆匆而行。

  虽然他们行走的速度很快,但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他们的步子很轻,可以说是蹑手蹑脚,他们怕别人发现?

  那么,他们究竟要去何处?

  云初点了点鼻尖,心想:“这家伙要带我去哪?难道要去见那个神奇的女子?我的未婚妻?”

  所有的事情都是因她而起,一想到要去见她,就算是云初也是难以淡定了,他很激动,又很紧张,因为他始终没有明白李海春所说的骗局指的什么。

  一路上两人没有言语,男人之间的聊天,除去爱好与女人之外,基本不会剩下太多,也许会偶尔聊聊家常,但他们身处这种神秘而又诡异的氛围里...

  腐地伏魔,李海春,他的脸上布满了紧张之色。

  行了不多时,来到了一所阁楼之下,李海春停下了脚步。

  云初注视着这所阁楼,不由得轻吸口气,这所阁楼,大可用金壁辉煌,红砖绿瓦,鬼斧神工之类的词语形容,相较于其他阁楼,它显得奢侈太多了。

  而最重要的一点,此楼通体都氤氲着一层红光,这是那种婚庆之事特有的红色,那么,楼内居住的,应该就是那女子了。

  云初见阁楼内灯火亮着,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李海春道:“嘘,不要说话!”

  他指着一旁的参天大树,意思是要到树上去。双足一点,他的人已是出现在了树腰,云初也跟了上去。

  两人静静地凝着阁楼,就这样凝了一个多时辰,什么也没有发现,唯有树梢上的那只不知名的鸟儿,凄厉的叫着。

  “我们在等什么?等多久可以有结果?你是打算让我猜哑谜么?”云初率先打破了沉寂,时间紧迫,他并不喜欢等待...

  李海春看他一眼,平静的道:“你急什么?难道如此沉不住气?在我的认知里,你并不是这样的人。”

  云初有些诧异,难道你很了解我?道:“腐地伏魔,李海春,向来独来独往,想不到今日也会甘心跟别人‘联手’。”

  李海春冷默道:“不要自作多情,这算不上是什么联手,只是一个短暂的合作而已。合作完后,我们各走各的路。”

  云初道:“那么你为什么要选择跟我合作?”

  李海春脸上一红,撇开了目光,道:“哼。”他不会说出实情,因为在他看来,被人要挟是一件十分不愉快的事情。

  云初叹息道:“这个其实不重要,聊点正事吧。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冲着做周家女婿来的,为什么连比武都没有参加?你不跟我讲清所谓的阴谋,却带我来观望这所奢侈的阁楼?”

  李海春正色道:“因为我说出来你不会相信,所以只有带你来这里了。”

  云初舔了舔嘴唇,道:“有这样的事?难道那女子,我的未婚妻,是个几十岁的妇人?是个上百岁的老太婆?或者说压根就不存在这个人?一切都是运筹阴谋的幌子?”

  李海春摇头道:“不是,你看起来很聪明,为何连这点事都猜不透?”

  “还有比这更离奇的?”云初皱了皱眉,差点跳了起来,道,“难道她是夏老?也就是我的岳父?”

  李海春瞥他一眼,道:“你可真会胡扯,不过这事真与他脱不了关系。”

  云初无语,这不是废话么,替他的女儿找夫婿,当然会与他有关系,道:“你见过那女子了?”

  李海春摇头道:“我并没有见过她。”

  云初叹息道:“没见过她?你究竟想说什么?”

  李海春有些尴尬,脸色又迅速凝重起来,道:“我只是听到了她的声音,可以判断出是一个妙龄女子,她的声音很好听,容貌应该差不到哪里,但她所说的话,却叫人心中发栗。”

  云初道:“哦?她难道会吃人不成?”

  李海春忽然看向了他,说道:“没错。”

  “她要吃谁?”云初眉心一跳。

  李海春道:“吃她的丈夫,也就是你。”

  云初愕然道:“这就是你所听到的话?也是你不参加比武的理由?”

  李海春道:“没错。”

  云初道:“她为什么要吃我?”

  “你不要急,待会你就听到了,她今晚肯定在计划如何吃你。”

  云初见他神色有变,一时明悟了什么。

  “你带我来这儿后,完全有理由离开,但你却不顾危险,留在这儿。所以我猜测,你上次没有完全听明白,今晚带我来这儿,也想解清你心中的疑惑,是么?”

  李海春微微一愣,道:“嗯。”

  云初道:“你不打算讲讲事情的来龙去脉?”

  李海春沉吟片刻,说道:“那天黎明,我无意间路过这所阁楼,四周有许多守卫,他们赶我离开,说不让靠近这所楼,我非要过去,他们竟然将我围了起来。”

  “你只是路过而已,他们居然将你围了起来?然后你就觉得奇怪,想要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云初若有所思。

  李海春点头道:“是的,我当时就觉得比武招亲这事有古怪,古怪的地方就不说了,你肯定猜想到了。那时他们赶我离开,我就认定那女子住在楼内,想要一探究竟。”

  云初道:“然后你就偷偷地跃上了树,呆在我们现在所待的地方?”

  李海春道:“是的,他们距离阁楼百米左右,而我距离阁楼只有三四十米,他们听不到楼内的说话声,我却可以。”

  “看来他们是有意避开守卫,所以那些守卫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周二爷都不知这其中的秘密。”云初缓缓说道。

  李海春不可否认:“我等了三四个时辰,从黎明等到上午,那时比武还在进行,我也不着急上场,最后终于听到了她的声音。”

  云初轻吸了口气,问道:“她说什么?”

  李海春挠了挠头,道:“我表达能力有限,就跟你说其中最关键的东西吧。”

  云初道:“嗯。”

  “她在跟一人谈话,所谈的内容就是,她要吃掉此次比武招亲的冠军,来提升功力,而那人似乎对此事颇为反对。”李海春边想边说。

  云初倒吸了口凉气:“吃人提升功力?”他很难想象这是一名花季少女的婚事...

  “我还想听得具体一点,可突然发现我身后冒出了一个人。”李海春说这话时,语气变了,就像受到了惊吓一般。

  云初皱眉道:“他能在你不察觉的时候出现,修为一定很高深。”

  李海春道:“是的,那个人你很熟悉。”

  “难道是?”

  李海春点头道:“不错,正是你的小女友。”

  云初又愕然了,筱婴怎会是他的小女友?但事情的关键不在这里,说道:“她请你帮忙,给我传话,是不是?”

  “嗯。”李海春的脸色有些不大自然,这哪里是请我帮忙?分明就是威胁我...

  云初道:“然后她不知轻重,说话太大声,被阁楼内的人发现,你们就逃了,是不是?”

  李海春道:“嗯,她正给我交代事情,忽然发现阁楼内的谈话声停了下来,我们被发现了,之后就逃了。”

  云初点了点鼻尖,心想:“这么说筱婴在昨天中午就去寻水无影前辈了,这丫头知我时间紧迫...倒也善解人意,就是不知有没有寻到他。”

  与此同时,阁楼之内忽然传出了一阵女子的声音,这声音如同一股燎原之火,瞬间点燃了云初与李海春的神经。

  只听那女子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回大人,已是稍有眉目了。”这是一名男子的声音,应该是下人。

  那女子道:“稍有眉目是什么意思?”

  下人道:“大人息怒,我们将凶手查出来了。”

  那女子道:“凶手是谁?”

  下人道:“她...正是您的对头,不过她已离开了红石城,小人无处寻他。”

  那女子怒道:“你们让她逃了?”

  下人声音有些颤抖,道:“不...不是,据小人所知,她是去替晓青寻一人,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她一进城,我们便可以轻松抓住她。”

  “她三番五次坏我好事,我不会放过她。”那女子恶狠狠地道,天下所有恶毒地声音也不过于此。

  下人道:“是。”

  云初点了点鼻尖,心想:“这女子是在调查城内杀人的凶手啊,眼下筱婴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她的处境很危险。”

  正这样想,又听一老者说道:“她杀死再多人,也无法破坏你的婚礼,我给你找的如意郎君,你满意么?”这声音云初很熟悉,赫然就是夏老,他的岳父!

  那女子声音柔和起来,道:“我很喜欢他,可他又不是我的丈夫,用他来提升我的力量,未免有些可惜。”

  夏老道:“怎么,你心软了?用天骨派的炼骨之法,将他吞噬掉,你就可以进化出完美躯体,毫无疑问,是近百年来最完美的躯体。况且他的身上还有青元藤这种神器。”

  那女子沉吟片刻,道:“青元藤么,呵呵,怪就怪他的运气太好,如若没有这青元藤,我还真不想对他下手。”

  夏老道:“你若是喜欢他,明日婚礼之后,你们二人大可春宵一晚,这样他死了也是值了。”

  那女子许久不语,云初再也没有听到什么,他有些恍惚,他从来没有想到,众人梦寐以求的周家女婿,会是这种下场。

  或许这样的婚礼,谁也无法想象到。

  筱婴费尽心思想破坏她的婚礼,想羞辱她,却不知这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个见不得人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