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24、脸伤【万更求订阅】

作品:我就是超级警察|作者:李氏唐朝|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14 17:50:39|下载:我就是超级警察TXT下载
  王警官有些不明觉厉的看着顾晨。

  关于昨晚吃饭的问题,王警官光顾着跟卢薇薇闲聊,并没有注意道周围的动静。

  而同样是用餐的顾晨,其实从坐下之后就发现,身后的两名男子似乎有些可疑之处。

  王警官上前查看着男子胸口的刀刃,很明显,刀尖扎中要害部位,死者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

  “这杀人犯看来是想让对方非死不可啊,下手也太狠了。”卢薇薇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由皱起眉头。

  “可能是跟他有很深的仇恨,或者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王警官也是围在死者身边,仔细检查其他线索。

  这套房子的装修不错,各种家具也都是高档货,可见死者家境富裕。

  “这烟是谁抽的?”顾晨忽然发现,书桌上,竟然还有一支没有抽完的雪茄。

  雪茄冒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让整个房间都有一种烟草的幽幽香味。

  “难怪我刚才还以为是香水的味道。”王警官也是颇为好奇,转身问身边的辅警:“你们进门时,是否发现有点燃的雪茄?”

  “没错,进来时,这支雪茄还是点着的。”辅警也是实话实说。

  “除你们之外,还有谁动过这支烟?”顾晨问。

  辅警摇头道:“没人动过,隔壁邻居报案后,就没敢待在房间里,本来他也是想进来打打招呼,毕竟两人的关系还不错。”

  “那就是说,这支雪茄从死者被杀,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熄灭?这时间也太长了吧?”卢薇薇没抽过烟,更没抽过雪茄,所以也是第一次被这种问题给难住。

  “卢师姐,雪茄是一种特殊的烟类,它跟普通香烟不一样。”顾晨也是解释说。

  “不都是香烟吗?难道还有什么区别?”卢薇薇问。

  “区别是肯定的。”顾晨走到雪茄的旁边,指着烟卷上的英文Cigar道:“雪茄这种烟草制品,是由干燥及经过发酵的烟草卷制而成。”

  看了看尺寸,顾晨皱眉道:“按照这根雪茄的尺寸来算,长度应该是125MM,环径大概是在36/64,这种雪茄的燃烧时长,大概是在1小时25分。”

  “雪茄能烧这么长时间?”卢薇薇也是被震惊到,这跟自己之前所看到的香烟,虽然是大了不少,可能够燃烧1小时25分钟,确实有点难以置信。

  “没错的,雪茄是可以点点灭灭很多次,如果这个死者不是扮给人看,那么他就可能是一个很高深的雪茄客了。”看着桌面烟缸上架着的雪茄,顾晨犹豫了一下,又道:

  “不过话又说回来,新手抽雪功通常是不会灭的,因为怕熄火,拼命抽,抽命吸,所以,那雪茄要灭火也难,这根烟放在这里这么久,应该是可以计算出时间的。”

  王警官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接到报警,我就立刻联系了在周围执勤的辅警前去保护现场,加上我们警灯开道,来这里也就20分钟的样子,那从报案时间来算,也就25分钟左右的样子。”

  “所以呢?”卢薇薇问。

  顾晨戴上白手套,打开旁边一个精致的雪茄木箱,抽出一直从未点燃过的雪茄,放在燃烧雪茄的旁边,道:“所以这只雪茄,已经燃烧了一小时。”

  王警官和卢薇薇都颇为惊讶,心说顾晨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

  “顾晨。”王警官率先问道:“你怎么对雪茄这么了解?你抽过雪茄?”

  顾晨摇头,解释道:“我家是开副食品超市的,有个柜台是专门买名酒香烟的,都是总经销过来设的专柜,其中就有雪茄,我跟总经销的那帮业务员,聊天时听他们说起过。”

  “原来是这样。”卢薇薇有些不淡定,继续道:“那凶手的作案时间,应该就在一个小时内,咱们得赶紧追查这一个小时内,都有谁进入过死者家。”

  王警官微微点头,问辅警:“刚才那个报案人在哪里?”

  “就在隔壁家里。”辅警说。

  “带我过去看看。”王警官说。

  很快,王警官敲响了隔壁家大门。

  一名身材高挑的中年女子,神色慌张的打开门,看着一堆警察站在门外,也是慌神道:“察……警察同志,你……你们有事吗?”

  “是你报的警?”身边的顾晨,打开执法记录仪,问道。

  “是……是的。”中年女子点点头,有点紧张。

  “我们有点情况想跟你了解一下。”顾晨看了看中年女子的身后,问道:“我们可以进去说吗?”

  “呃,这个,当然是可以的,请……请进吧。”女子双腿发颤,整个人都紧张的不行。

  其实这些顾晨和王警官,还有卢薇薇都是看在眼里的。

  “请坐。”中年女子招呼大家坐沙发,然后转身去饮水机旁,准备倒些茶水给大家。

  “不用这么客气,我们就想了解些情况,您也不用太紧张。”顾晨也是见女子连倒水都手抖的厉害,不由安慰了她一句。

  “没……没事的。”女子倒好水,放在茶几上,然后也坐在与众人保持一定距离的沙发垫上。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死者死在家中的?你能跟我们详细说明一下吗?”顾晨问。

  “这个。”中年女子犹豫了一下,喃喃道:“大概是……两点左右的时候吧,我正好走到家门口,就发现邻居家大门是开着,我跟死者阿威是朋友,平时都会串串门,我也是好奇,就走进他家,像提醒他大门没关,可来到客厅的时候,阿……阿威他已经死了,我害怕,我就赶紧报警。”

  说道这里时,中年女子似乎有些喘不过气,也可能是惊吓过度,整个人脸色惨白。

  卢薇薇赶紧上前帮她拍了拍背部,安慰道:“没事的,有我们警察在呢。”

  顾晨书写完毕后,又问:“那在你进入死者阿威家之前,在楼道上,或者是在小区附近,有没有发现什么行迹可疑的陌生人?”

  “没有。”中年女子摇了摇头,道:“这里住的都是老街坊,大家彼此都认识,要说我进入小区之前,还真没发现过有可疑人员的进入。”

  王警官低着头,沉默了半响,也道:“那这个阿威平时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最近有没有跟人在家中闹过矛盾?”

  “还有,死者阿威有没有亲人住在这?”顾晨又补充了一句。

  女子摇头:“没有,阿威没有跟任何人在家中闹过矛盾,不过在外头有没有,我就不太清楚了,至于他亲人?他是外地人,虽然买房子在这很多年,但确实没什么亲人往来。”

  想了想之后,女子又道:“对了,我听阿威说过,早年因为跟前妻性格不合,两人协议离婚,他有一个女儿,跟这前妻一起过。”

  “也就是说,阿威平时是一个人住在家里?”顾晨问。

  “是的,他一个人住在家里。”女子点点头,表示肯定。

  “那他是做什么工作的?”顾晨又问。

  “他是一个电影导演,平时接拍一些网络大电影,听说还拿过奖,他自己还能做剪辑,许多影片的拍摄和后期,他都懂。”女子说。

  “你对他很了解嘛。”卢薇薇说。

  女子一愣,赶紧澄清道:“不瞒你说,我跟阿威做邻居很多年,阿威这个人亲人挺少,我这个人又是个话唠,所以我俩经常会串门,来彼此家里聊天说地的,这些都是他告诉我的。”

  女子低着头,扶了扶自己的银边眼镜,又问:“警察同志,这阿威平时人不错,他怎么会突然被人杀了呢?凶手会不会就在附近,我害怕,我真的很害怕。”

  “别担心,你的家人呢?”卢薇薇问。

  “老公在外地出差,女儿在读小学,还没下课。”女子说。

  顾晨忽然想起昨晚在日料店,那个跟死者阿威争吵的短发男子,不由问道:“对了,你知不知道死者阿威还有个徒弟,短发,高高瘦瘦的,脸上还有些新伤痕。”

  利用自己的专精级记忆力,顾晨将昨晚男子的样貌,准确的表述出来。

  女子忽然就哦道:“对,阿威是有一个徒弟,跟你描述的一模一样。”

  “那他会经常来阿威家里吗?”顾晨问。

  “会的,经常会来这里蹭饭吃,有时候会在阿威那里,有时候会在我家,这个人我们都叫他阿哲,听说跟阿威都是同乡。”女子说。

  顾晨将这些全部记录在案,抬头问道:“那这几天,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叫阿哲的男子,情绪上有什么波动吗?还有,他这几天有没有频繁的来过阿威家?”

  “这个……”女子忽然就被问住了,犹豫了很久,才道:“前天是来过的,昨天和今天不知道,要说情绪嘛……我真的不知道,他俩是师徒,貌似阿威对他很严格,其他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唰……唰……唰!”

  顾晨书写的很快,女子说到哪,顾晨就写到哪,随后抬头问女子:“麻烦把你的姓名,身份证号码报给我。”

  “好的,我叫赵梅,身份证号码是……”

  一番流程走完后,叫赵梅的女子,将自己的姓名签在笔录本上,并按上红手印。

  “赵梅女士,那个叫阿哲的人,你知不知道他住在哪?“王警官问。

  赵梅挠着头,略有迟疑道:“我好像是住在附近的,上次他收到过一份快递,这份快递是送给他师傅阿威的,但后来阿威又送给了我,快递包装还丢在阳台的杂物堆里,你等等,我去帮你们找找。”

  说完赵梅就是一个转身,快步走到了阳台上。

  没过多久,她便在一个纸箱里,找到一份油布袋包装,交给了顾晨道:“这上面贴有他的家庭住址。”

  “谢谢。”顾晨拿给王警官和卢薇薇看。

  “咱们现在过去,找找这个叫阿哲的人。”王警官说。

  随后,三人交代辅警保护好现场,便往阿哲的住所找过去。

  在五公里外的另一个小区,顾晨敲响了阿哲家的大门:“请问有人在家吗?”

  “谁啊?”

  没过多久,便有一名男子的回应。

  很快,当大门打开时,阿哲见到三名警察的到访,也是颇为震惊道:“警……警察同志,你们有事吗?”

  “你就是阿哲?王哲?”顾晨问。

  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昨晚在日料店里,苦苦哀求阿威的男子。

  他脸上依然贴着两道创可贴,其他部位还有些淤青,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堪。

  “我是王哲,可是,你们到底想做什么?”王哲有些不明觉厉,整个人脸色也是不太好看。

  “你师傅阿威已经死了,就在今天下午,你知道吗?”顾晨问。

  王哲惊讶的长大嘴巴,整个人傻眼的站在那里,目光呆滞的问道:“这……这怎么可能,我中午还跟我老师一起吃过饭,他怎么就死了?”

  听到这个坏消息,王哲整个人也是吓得不清,噗通一下靠在了大门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地面。

  “你说你中午在阿威家吃过饭?”王警官得知这个线索时,也是不由一愣,感觉有了新发现。

  “没……没错,我跟师傅约好了中午见面,他让我去找他,午饭一起吃。”王哲说。

  “你大概在阿威家里待了多久?”顾晨问。

  “这个……大概吃完饭之后,我就离开了,因为事情在饭桌上已经谈妥。”王哲低着头,回忆着中文的情况。

  “你们的谈话内容是什么?能不能告诉我?”顾晨问。

  王哲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道:“是关于一支短片的拍摄事宜,我向师傅请教问题,我们在餐桌上谈了很久,之后大概在12点18分左右,我急着要回家搞剪辑,就跟师傅道过别,回家了。”

  “你能确定你是12点18分左右离开的吗?”顾晨将笔录本重新翻到另一面,问道。

  “这个……”王哲顿了顿,说道:“反正大概是这个时间吧,我当时就随便看了一下表,可能会有点出入,但基本就在12点18分左右吧。”

  “谢谢你的配合,顺便把你的姓名,以及身份证号码写在这里。”

  “好。”

  王哲写完之后,也按上了红手印,抬头弱弱的问道:“警察同志,我能问一下吗?”

  “你说。”顾晨收好笔录本,抬头看着王哲。

  “我师傅,他……他是怎么死的?”王哲瞬间沮丧起来,道:“毕竟我还有很多问题要向师傅请教,可我们中午吃饭时还聊的挺好,可为什么,为什么他忽然就死了。”

  “被人用刀扎中了心脏,当场毙命。”顾晨说。

  王哲眉目紧缩,怒道:“究竟是谁?谁这么狠心,要对我师傅下手,这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一顿怒斥之后,王哲紧紧握住顾晨的右手,道:“警察同志,请你们……请你们一定要抓到凶手,给我师傅报仇,有什么需要我王哲帮忙的,我王哲一定全力以赴,配合你们警方办案……”

  这个王哲,跟自己昨晚在日料点里碰到的王哲,还真是一个性子,急躁的不行。

  昨晚他就差点给阿威跪下,今天听见阿威已死,整个人也是悲愤的不行。

  顾晨忽然问了一句:“王哲,你这脸上的伤是怎么弄的?”

  王哲忽然就愣住了,缓了几秒才道:“这个,这个是跟剧组一般混蛋吵架时,被人动手打伤的,你们也知道嘛,有时候拍摄工作会出现很多问题,讨论不到一块去,动手也是情有可原。”

  “了解。”顾晨叹了口气,问身边的王警官和卢薇薇:“王师兄,卢师姐,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暂时没有了。”卢薇薇说。

  王警官也摇了摇头:“现在是没有,等有其他需要王哲配合的地方再说吧。”

  “警察同志,我一定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王哲悲愤不已道:“请你们一定要争取早日抓到那个杀死我师傅的凶手,替我师傅报仇。”

  “放心把,捉拿凶手是我们警察分内的事,这些你就不用担心了。”王警官也是简单交代了几句后,带着顾晨和卢薇薇离开了王哲家。

  坐上警车之后,卢薇薇问顾晨:“顾师弟,你觉得这个王哲有没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顾晨也是毫不避讳的道:“我刚才观察过,在问他脸上的伤是从哪里来的,他回答忽然停顿,显然是在找借口,我昨天晚上在日料店里见到他时,他的脸上就有伤。”

  “顾晨说的没错。”王警官也赞同道:“这个王哲,刚才跟我们聊起情况来,语气根本就没有中断过,可见他是一个非常健谈的人,可顾晨一问道他脸上的伤势时,他忽然就有些呆滞,前后相差这么大,显然是有些问题的。”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调查?”卢薇薇问。

  “先去调查监控录像,如果真如王哲所说的,他是在12点18分左右离开的现场,那说明凶手并不是他。”王警官也是根据雪茄的情况判断道。

  然而顾晨却是反驳道:“王师兄,我觉得还是让刘法医来验证一下死者的情况比较合理。”

  王警官看了看身边的卢薇薇。

  卢薇薇也点点头。

  “那行吧,先找刘法医,再去调监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