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607勾结

作品: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作者:天泠|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9-12 07:18:10|下载: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涵星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毫无一点危机感。

  她目光灼灼地一会儿看看衙差们,一会儿看看青衣少年一行人,兴致勃勃地与她身侧的端木绯咬耳朵:“绯表妹,今天的黄历是不是也是一个宜出行的好日子?”

  端木绯一本正正经地点点头,有问必答:“宜出行、祈福、开市、订盟、会亲友……”

  这马市开市还真是选了一个好日子啊。端木绯有几分魂飞天外地胡思乱想着。

  “……”李廷攸看着这对表姐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护卫性地上前了一步,反手就把他的傻媳妇和傻表妹都拉到身后去了,免得这两个傻丫头被误伤了。

  班头勾了勾唇,冷声又道:“还不拿人!”

  “是,班头。”衙差们齐声应和了一声,举着长刀气势汹汹地朝青衣少年一行人逼近,杀气腾腾。

  周遭的空气更为凝重肃穆。

  就在这时,一个清脆软糯的女音骤然响起:“这人证物证不对啊!”

  徐老爷闻言下意识地循声望去,皱了皱眉,脸色微沉。

  班头与几个衙差也都朝端木绯那边看去,班头已经在嘴边的喝斥在看清端木绯几人的打扮时,犹豫地咽了回去。

  瞧这几个姑娘公子不仅打扮华贵,而且气度不凡,班头猜出这几个人可能出身不差,留了分颜面,还算客气地问端木绯道:“姑娘何出此言?”

  端木绯微微一笑,朝着那徐老爷走近了一步,问道:“你说这些马是你的?那敢问这些马是哪儿来的?”

  此刻,徐老爷急促的呼吸已经缓和了下来,只是鬓角还是汗涔涔的,答道:“我这马是养在我们徐家马场的,就在距此不到十里的大诃山脚。”

  “为了今天的马市,我特意让人把这批马从马场赶来此处,谁知道昨天下午在路上就遇到了一伙蒙面的马匪,个个都手持长刀凶器。我家马场的人虽然奋力抵抗,可哪里打得过这些亡命之徒,他们不仅劫走了马,还重伤了我家马场的人……”

  “哎,所幸没死人,不过有五人伤势严重,大夫说,恐怕要在榻上躺好几个月才能好。”

  徐老爷唉声又叹气,眼睛红通通的,泛着些许泪光,周围那些看客听得义愤填膺,议论纷纷。

  “这帮马匪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抢劫,实在是太嚣张了。”

  “幸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不错。我就说嘛,难怪这个少年方才居然狮子开大口敢卖九十两一匹马,原来如此!他这是想强买强卖吧,果然是马匪!”

  不少看客都觉得恍然大悟,一个个群情激愤,目光如箭般射向少年一行人。

  那些七嘴八舌的议论声难免也传入徐老爷、班头等人的耳中。

  徐老爷用袖口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对着端木绯叹了口气,又道:“姑娘,你们几位是来买马吧?幸好方才没有被这马匪给骗了去!姑娘,你要买马还是要找我们这种正规的马场,小心那等来路不明的贼人啊!”

  “是吗?”端木绯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腰侧玉佩上的流苏,笑盈盈地看着那徐老爷又问道,“你家马场的马所打的马蹄铁都有你家的印记?”

  “正是。”徐老爷点了点头。

  端木绯笑眯眯地接着道:“可是我看方才那匹马的马蹄铁很新,像是刚打上去的。”

  “那……那是因为……”徐老爷拧了拧眉,支吾着解释道,“因为有两匹马的马蹄铁松了,重新打了。”

  “哦——”端木绯慢慢地拖了个长音,仿佛在说,原来如此。

  端木纭、涵星和李廷攸一向了解端木绯,知道以她的性子不会无缘无故地问这些,三人都觉察出些许蹊跷。

  三人暗暗地彼此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静静地在一旁看好戏。

  那青衣少年微微挑眉,摸了摸下巴,也渐渐听出了几分味道。

  端木绯抬手指向了马圈里的马群道:“徐老爷,你方才说马匪持刀凶悍异常,还重伤了数人,既然打得这般惊心动魄,为什么这些马的身上都没有一点伤痕呢?”

  “而且,看这些马眼神温顺安定,精神和胃口也都不错,短期内应该没有受到过惊吓。”

  说着,端木绯转头看向身旁端木纭,笑眯眯地问道:“姐姐,我说的对不对?”

  端木纭点头”嗯“了一声,笑意盈盈。

  端木绯的话都说到了这份上,那些看客们就算是再迟钝,也知道这个小姑娘似乎对这个苦主所言有所怀疑。

  谁也没想到局面会朝这个方向发展,周围的气氛又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有人觉得这个小姑娘说得不无道理;有的人奇怪明明那马匪把这小姑娘当冤大头,怎么小姑娘反而想替对方说话;也有人来回打量着徐老爷和青衣少年一伙人,那审视的目光似乎想把他们给看透了……

  徐老爷脸色一僵,仿佛笼罩了一层阴云般,眼底浑浊晦暗。

  他深吸一口气,气急败坏地指着青衣少年一行人斥道:“他们当然把受了伤的马藏起来或者杀了吃了呗,哪里还会把伤马拿来卖!再说了,就算是要卖,那也卖不出好价钱。”

  “原来如此。”

  端木绯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抿唇又笑了,眉眼弯弯,天真无邪。

  她笑眯眯地又道:“徐老爷,我想买你这些马,正好你这正主在,那我就直接问你了。徐老爷,你这些马是什么品种的马,若是好的话,我家全买了。”

  张乾和灰衣青年等人眉头紧皱,面沉如水,射向端木绯的目光如箭一般凌厉。

  灰衣青年想要上前,却被青衣少年抬手阻止了。

  青衣少年闲适地双臂抱胸,似笑非笑,那气定神闲的样子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徐老爷看着端木绯笑盈盈的样子,以为她被自己说服了,松了半口气,忙答道:“这批马是我家从西北进的西北马,在我家马场养了快两年了,大诃山山清水秀,才能把这些马养得如此矫健。若是姑娘想要这些马的话,我可以给算便宜点,当我与姑娘结个善缘。”

  “这是西北马?”端木绯朝马圈走近了两步,一手随意地搭在了马圈的栏杆上,看着那些正在嬉戏吃草的马群。

  “没错。”徐老爷连连点头,“西北马外形俊秀,结实灵活,持久力又好。”

  端木绯盯着马圈里的马,静了两息,忽然摇了摇头道:“不对啊。”

  “……”徐老爷一头雾水。

  周围其他人好奇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端木绯身上,神情各异。

  端木绯慢悠悠地又道:“这应该是野马吧。”

  “……”徐老爷惊得嘴巴微张,愣了愣后,才道,“姑娘,你胡说什么呢?!”

  端木绯根本看也不看他,还是望着前方的马群,“晋州多山地,这应该是山地的野马。野马头部较大而短钝,脖颈短粗,额发极短……”

  端木绯随意地背了几句马经,然后抬手指着其中一匹看着不起眼的棕马,“最重要的是,野马不似家马,野马群中肯定有头马,其他马都以头马马首是瞻。这匹身体棕色、脖子有一圈白的马应该是马群的头马吧。”

  “徐老爷,这既然是你的马,你怎么连这马到底是什么种类都不知道?”端木绯终于转头看向了那位徐老爷,“这些真是你家马场的马吗?我们要不要也看看其他马的马蹄铁有没有‘徐’字?”

  “……”徐老爷瞳孔猛缩,额头的汗液在端木绯的寥寥数语间变得更密集了。

  徐老爷下意识地朝身旁的班头看去,握了握拳。

  班头已经完全换了一张脸,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官府办案,闲杂人等还不给老子滚开!”

  班头扯着嗓门对着端木绯一行人怒斥道,凶神恶煞,怒气冲冲。

  局面峰回路转,不过是短短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变了好几回。

  围观的看客们仿佛声音被吸走似的,哑然无声,大部分人都隐约明白了什么,脸色复杂微妙。

  “赶紧给我把人拿下!”班头再次冷声下令。

  他手下的四个衙差粗声应和,举着长刀朝青衣少年一行人继续逼近。

  涵星看看徐老爷,又看看那个班头,终于看出了些端倪,恍然大悟地抚掌。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涵星激动地再次凑到了端木绯的耳边,与她说悄悄话:“绯表妹,这该不会就是戏本子里说的官商勾结吧?”她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虽然是说悄悄话,但是涵星的声音也没低到只有她们俩能听到的地步,周边丈余的几人都听得分明。

  那些看客们的神色更复杂了,其实他们大都也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却也没人敢把这话说出口。

  毕竟民不与官斗,他们不过是普通百姓,对上官府的人肯定讨不了好。

  有人同情地看着涵星和端木绯几人,暗暗叹气:这小姑娘家家的未免年轻气盛,这回怕是要吃些苦头了。

  班头和徐老爷仿佛被当面打了一巴掌似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只觉得周围的目光如利箭般射在身上,如芒在背。

  四个衙差停下脚步,转头去瞧班头的脸色。

  “噗!”

  那青衣少年却是无所顾忌,不管不顾地捧腹大笑了起来。

  “这批马都是我……家马场的人从晋州山地抓来的野马,徐老爷,你非要冒充西北马,这不是自打嘴巴吗?!”

  少年笑得前俯后仰,乐不可支。这丫头之前口口声声地自夸她自己厉害,倒也不是在吹牛!

  他似乎完全忘了他之前想把马卖给端木纭的时候,曾口口声声地说这批马往上三代都是送去做战马的,血统纯正。

  青衣少年笑了好一会儿,才止住笑,饶有兴致地说道:“早听闻冀州多官商勾结,陷害良民以谋取私利,倒是让我今天领教了一把。”

  “厉害啊!”青衣少年连连抚掌赞道,那没心没肺的样子似乎对方才的事浑不在意,仿佛他只是置身事外地看了一场好戏似的。

  “你……你……你们。”班头恶狠狠地瞪着青衣少年以及端木绯几人,只觉一口气梗在胸口,脸色更难看了,脖颈间的青筋时隐时现。

  也不知道是哪个乡绅富户家里养出来的公子姑娘,给脸不要脸,本来他看着他们衣着华贵,不想多事,没想到这几人如此不识抬举,在别人的地界还敢如此放肆,既然如此,他也不需要客气,非要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

  “徐老爷,”班头忽然开口问那徐老爷,“你认不认识这几人?”

  班头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刀鞘,用刀鞘指着端木绯几人。

  徐老爷心里早就恨上了端木绯和涵星,恨不得好好教训这两个臭丫头一番,毫不犹豫地点头道:“是的。差爷,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他们几个!”

  “昨天马匪来抢马时,他们几个人也在,他们都是一伙的!”

  徐老爷已经完全把他之前说马匪脸上都蒙着脸给忘了,只想出心头的那口恶气。

  “……”涵星目瞪口呆地看着徐老爷在那里胡说八道,心跳砰砰加快,眸子更亮了。

  这……这……这简直比戏本子还精彩!

  那班头煞有其事地连连点头:“原来如此,徐老爷,原来这些人都是同伙,难怪一唱一和的!”班头咬牙切齿地说着,“弟兄们,还不给我把这些个杀人越货的逆贼乱匪统统抓起来!”

  班头的这几句话反而让涵星更乐了,她乐滋滋地又与端木绯咬耳朵:“绯表妹,我猜对了,对不对?!”

  端木绯连连点头,与她抱作一团地嬉笑着。

  任谁都看出这两个小姑娘的脸上毫无惧色,反而有几分看热闹的兴奋,旁观的人几乎要以为她们俩是不是得了失心疯。

  青衣少年摸着下巴,来回看着端木绯、涵星、端木纭几人,眉眼间染上了一抹兴味。这几人还真是有点意思!

  “放肆!”一个高壮的衙差一边怒斥,一边气势汹汹地朝端木绯与涵星逼近,想要拿人,另外三个衙差则朝青衣少年他们而去。

  “哎呦,恼羞成怒了!”涵星笑得愈发愉悦了,她一手拉起端木绯的手腕,灵巧地往李廷攸身后躲。

  端木绯笑眯眯地说道:“攸表哥,靠你了!”反正天塌下来,有比她高的人撑着。

  “嗯嗯。”涵星连连应声。

  “……”李廷攸的眼角抽了抽,幽黑的眸子里精光四射,利落地把藏在腰带中的软剑拔了出来,手腕一抖,手中的软剑发出一阵嗡嗡的声音。

  那把轻薄的软剑寒光闪闪。

  原本看着文质彬彬的少年在手中多了这把剑后,气质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彷如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年将军般。

  与此同时,那青衣少年一行人也都利落地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或是从小腿处拔了一把短刃,或是从桌子下摸出一把长刀……

  端木纭带来的那两个护卫也立刻拔出了随身的佩刀。

  班头看他们竟然敢拔刀,脸上阴沉得几乎要滴出墨来,心里怒意汹涌。

  这种事他们以前也没少干,这一般人要是对上官府,也只能认了,打落牙齿和血吞,吃下这暗亏,这帮人竟然对官府拔刀相向?!

  不知死活!

  班头的嘴角扯出一个冷笑,神情阴狠地下令道:“官府拿人,还敢拔刀,果然是一伙的!弟兄们,不用留情,格杀勿论!”

  旁边围观的人没想到这几个看着衣着华丽的公子姑娘竟然敢对官兵兵刃相对,还有这伙马商也是,竟然敢拔刀,看客们又惊又疑又怕,不少人都后悔自己是不是站得太前面了。

  这要是衙差与这帮人真的动起刀来,他们旁观者万一不小心被伤到了,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他们生怕被波及,一个个都吓得往后退去。

  没一会儿,周边的四五丈都空了出来,大部分人也只敢远远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大胆!”

  伴随着一声高喝,那高壮的衙差挥着长刀横冲直撞地向李廷攸冲了过去,眼睛通红,毫不犹豫地就对着李廷攸挥下手中的长刀。

  长刀劈下时带起一阵劲风。

  李廷攸冷笑一下,气定神闲,一脚踹在这衙差的腹部,同时,寒光一闪,一剑划过对方拿刀的右腕。

  那高壮的衙差惨叫一声,手里的长刀脱手而出,飞了出去,然后“咣当”一声,掉落在地。

  “咣当!咣当!”

  周围铮铮的刀剑撞击声起彼伏地响起,又有几把长刀坠落在地,中间还伴着几声凄厉的惨叫声。

  那灰衣青年以及林乾等人全都出手狠辣又利落,招招打要害,三两下就把另外三个衙差打了个落花落水,衙差们歪七扭八地倒了一地,哀嚎连连。

  而那青衣少年根本没出手,他不知道何时又悠哉地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边吃着瓜子,一边看戏。

  徐老爷早就吓得连退了好几步,几乎是瘫软地背靠着后方马圈的栏杆。

  班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带来的衙差们全被打趴下了,脸色发白,外强中干地喊道:“反了!你们真是反了,我要上报朝廷,让你们都死无葬……”

  他的话没说完,就感觉脖子上一凉,一把短刃抵在了他的咽喉处。

  灰衣青年如鬼魅般出现在了班头的身后,手里的短刃示威地微微使力,“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短刃的刀刃下,班头的脖颈上出现一条红色的血线,粘稠的血液顺着脖颈流了下去。

  脖颈间传来的疼痛感让班头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对方手一抖自己的命就没了。

  李廷攸立刻出声拦下:“住手,且留他一条性命!”

  灰衣青年朝椅子上的青衣少年看去,见他点头,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角撇了撇,讥诮地说道:“妇人之仁。”

  李廷攸神色淡淡,没有反驳。

  他并非是同情心泛滥,但是现在不是在战场上,还是要按照律法办事,否则要律法又有何用?

  灰衣青年嗤笑了一声,就收回了短刃,班头感觉脖子上一空,松了一口气,可是下一瞬,就感觉颈后传来一阵剧痛,眼前一黑,身子就软软地倒了下去。

  那灰衣青年一个掌刃劈晕了班头后,就默默地退回了青衣少年的身边。

  那徐老爷想趁着旁人没注意,默默地后退了一步又一步,可是没走几步,身前就出现两把交叉的长刀拦住了他的去路,端木府的两个护卫把他拦下了。

  徐老爷颤声道:“你……你们想怎么样?”他的两腿直打战,吓得快要瘫倒下去。

  李廷攸温文一笑:“劳烦徐老爷跟我们走一趟吧。”

  话语间,周围其他看热闹的人躲得也更远了,皆是大惊失色。

  今天的事固然是官府有错在先,想要讹人的马,可是这伙人连官府的衙差都敢打,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而且,等县衙那边闻讯来了更多衙差,这群人十有八九还是讨不了好,而他们只是看个热闹,可不想被当做这些人的同伙啊!

  短短几息间,周围就变得更空旷了,颇有几分秋风扫落般的萧条。

  对此,青衣少年似乎全无感觉。

  他慢悠悠地嗑完了掌心最后一枚瓜子,才站起身来,拍拍手上的残渣,随性地说道:“我们走了!今天不打不相识,你们要的那二十匹马就送给你们了。”

  本来想借着马市赚一笔,现在怕是做不成生意了。

  “……”端木纭惊讶地扬了扬眉,觉得这少年行事还真是出人意料。

  “对了。”青衣少年利落地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又道,“放心,这些马的来路绝对正。是我们半年前偶尔遇见了一群野马群,马的品相不错,就设法捕了头马,又以头马为引抓了其他马,驯养了半年,趁着这次马市打算卖了。昨天也是因为有两匹马的马蹄铁掉了,去坊间镇重新上了马蹄铁,大概就是这样才被盯上了。”

  青衣少年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即便是端木绯这种对于相马只是纸上谈兵的人也知道想要驯化一群野马群是很不容易的。

  张乾身旁一个拿着短剑的中年人嘲讽地接口道:“这大概就是戏本子里说的什么璧什么罪!”

  张乾眉头一抽,替他把话补全:“是怀璧其罪。”

  他们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本来是想避着官府点,谁想这些官差就是冲着他们来的,打的一手“黑吃黑”的好算盘,还真以为他们是任人欺负的病猫啊!

  端木纭目光清亮地看着那青衣少年,语气坚定地说道:“不必。我与人做生意从来都是说话算话,我说四十五两一匹,就是四十五两一匹……王管事。”

  栖霞马场的王管事还没从方才的那一番的打斗中回过神来,听端木纭叫他,愣了一下后,才上前,把早就被备好的银票拿了出来,一共是九百两,是大通钱庄的银票。

  银票由王管事交到了张乾的手中,张乾验了银票后,对着青衣少年微微点头,表示银票没有问题。

  青衣少年伸手做请状,率性地一笑,“几位随便挑就是!”

  他有些意外地看着端木纭、端木绯、李廷攸一行人,觉得这几人还真是有点意思。

  听他们的口音是再正经不过的京片子,莫非是京城来的?

  而且瞧他的身手……

  青衣少年朝此刻又变得文质彬彬的李廷攸多看了一眼,摸着下巴,唇角一翘。确实有点意思。

  ------题外话------

  早上好!

  有月票红包,记得去领呀~

  小少年是谁不用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