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一十七章 陈兄惊不惊喜

作品:剑道通神|作者:六道沉沦|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3 12:03:44|下载:剑道通神TXT下载
  惊涛堡,屹立于断崖之上,前方是一条曲折的山路,后方却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浪重重汹涌,澎湃浩荡,暴起一重重惊人的声势,呼啸不已,连绵不绝。

  惊涛堡外之下,有一片不算平整的空地,布满了碎石,是平时惊涛堡主修炼时所造成的,一道身影,看似缓慢,实则迅疾如风的从远处而来。

  一步迈出,仿佛穿梭时空般的,出现在十米开外,再一步迈出,又出现在十米开外,犹如幻影般的,不多时,便来到了惊涛堡外的空地上。

  “无双剑陈宗前来挑战。”这人影立地后,声音穿透虚空般的,直接传入了惊涛堡之内。

  下一息,一股雄浑至极的气势骤然爆发,有若狂潮般的汹涌澎湃,无形当中,似乎有一重狂暴至极的浪涛从惊涛堡内爆发而起,汹涌而至。

  随之,就是一道身影,那身影冲出惊涛堡,携带着雄浑霸道的气势,直接横空压迫而至。

  毫无疑问,正是极境十星级的战力。

  惊涛堡主!

  一个年纪超过五百岁的老牌天阶强者,一身惊涛掌,据传十分强横十分可怕,正因为如此,陈宗才会选择他作为挑战的对象。

  “你就是无双剑陈宗,接我一掌先。”哈哈大笑之声顿时从天空响起,又响彻天地般的,伴随着那惊人的狂潮般的气势,一重一重的汹涌澎湃,浩浩荡荡冲击而至,随之,就是惊涛堡主竖起一掌,直接拍击而出。

  虚空上,响起了狂潮般的惊人声势,一道巨大的掌印,横空推动,压迫而来,直接就要将陈宗镇压似的。

  陈宗双眸凝聚,精芒一闪而过,旋即拔剑出鞘,剑光璀璨而耀眼,斩裂长空般的悍然杀出,斩向那一道惊人的掌印。

  剑光破碎,掌印却也随之一顿,被斩出一道裂痕,一抹剑光循着掌印上的裂痕,宛如流光般的杀向惊涛堡主。

  惊涛堡主暗暗一惊,为对方的剑光之犀利感到震惊,却没有闪避的意思,相反,另外一掌也随之拍出。

  轰轰轰!

  一掌,却直接带起三重浪涛般的,携带着惊人至极的狂暴威能,毫不留情的轰击而至,一重紧接着一重的强横力量,顿时将剑光碾碎后,又毫不留情的轰向陈宗,掌压惊人至极,横空压迫,大地似乎都要下沉般的。

  惊涛掌!

  惊涛堡主一出手,就是强横的绝学,惊涛三重浪。

  一重接着一重的可怕掌力横空轰击杀至,企图将陈宗打成肉酱,在惊涛三重浪之下,陈宗的身躯也被打碎了一般,直接破碎。

  但,惊涛堡主却没有露出丝毫的喜意,相反,眼底闪过一抹凝重,因为惊涛三重浪击中陈宗的刹那,陈宗的身躯就破碎了,没有击中实体的感觉。

  幻身!

  只是瞬息,陈宗就化出幻身取代了真身,被惊涛三重浪击碎,而真身却神鬼莫测般的避开,出现在惊涛堡主的身后。

  杀!

  陈宗并未爆发剑道神术,只是施展出剑术来应战,目的就是借助这惊涛堡主的高超实力来磨砺自身的剑术,将增长的境界和拔高的潜能进一步的挖掘出来,挖掘到极致。

  相对于之前自己所挑战过的那些对手,惊涛堡主的战力是最强的一个,极限十星级战力的层次,一手惊涛掌更是强横至极,在老牌的天阶强者当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非比寻常。

  剑光破空,精妙至极的一剑,时机的把握又达到了一个惊人的高度,惊涛堡主难以闪避,随着那剑光斩过,惊涛堡主的身躯却化为一团水花炸裂,冲击开去。

  旋即,炸裂的水花在远处重新汇聚起来,显现出惊涛堡主的身躯。

  “哈哈哈哈,你的剑术对我无用。”惊涛堡主不禁哈哈大笑,有几分得意的样子,同时,又是一掌轰出。

  轰轰轰轰轰!

  一重紧接着一重的掌压横空杀至,犹如浪涛一重接着一重,连续五重。

  惊涛五重浪!

  这一掌,给陈宗所带来的压迫,完全胜过了之前的惊涛三重浪。

  战!

  陈宗一剑斩出,剑光撕裂一重又一重的浪涛,犹如乘风破空的战舰一般,披荆斩棘往前杀出。

  任你千重万重浪,我自一剑破之。

  任一切阻碍,不论山岳抑或大海,吾之剑将所向披靡。

  斩!

  无比的信念之下,陈宗的剑,愈发的强横,愈发的锋锐,仿佛可以斩裂天地之间的一切,无物可挡,所向披靡般的。

  惊涛堡主的一身战力的确是强横至极,数百年的苦修,让他吃透了自身每一分力量,根基十分扎实,在这一点上却是不少天骄都无法比拟的。

  这,就是老牌强者的优势所在。

  激战当中,陈宗不断的磨砺自身,将惊涛堡主当做了一块磨剑石似的,剑术的潜能一点点的被开发出来,一点点的进步,在原本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的提升。

  尽管每一次的提升都只是一丝丝,却犹如积水成渊般的,最终,就会引起质变。

  惊涛堡主可不是什么愣头青,活了数百年,经历过的事情有许多,战斗经验十分丰富,阅历过人,也意识到陈宗的状态。

  竟然是将自己当做了磨剑石来磨砺自身。

  怒!

  一丝怒意,在惊涛堡主的内心滋生,激发爆发起来,充斥全身。

  谁愿意被人当做磨剑石,那在某种意义上,有点垫脚石的意思。

  而垫脚石是什么?

  是被人踩在脚底下的啊。

  怒意爆发之下,惊涛堡主的双掌,愈发的狂暴,带起的掌劲就好似狂潮般的汹涌澎湃,浩荡无边,一重紧接着一重,连续不断的轰击而去。

  陈宗只感觉四面八方,都是惊人的雄浑的掌势,不断轰击而至。

  继而,只见惊涛堡主单掌竖起,神色肃然,一股可怕的掌意在上面疯狂的汇聚,隐约传出了一阵阵狂潮般的汹涌之声,浩荡不已。

  “惊涛……九重浪!”惊涛堡主的神色严肃而凝重,一掌推出,霎时,便有可怕至极的掌劲化为狂涛汹涌,一重紧接着一重,连续九重推动,每一重似乎可以冲垮山岳般的,威力惊人。

  陈宗不禁神色凝重,又露出一抹激动神色。

  这一招,足够强啊。

  那么,天光拔剑术?燕双飞。

  三道攻伐威力极其强横的剑光,直接斩裂虚空般的杀出。

  惊涛堡主周身,顿时有一重重的狂潮汹涌,仿佛化为一道巨大的旋涡般,远处的海域内,浪潮之声也仿佛被牵引,无数的水汽弥漫而至。

  轰隆隆!

  水汽汹涌,风云浩荡,一道巨大的旋涡随之出现。

  “惊涛……大漩涡!”惊涛堡主的声音,充满了惊人的威势,举起的双手猛然往前一砸,仿佛将什么东西丢向陈宗似的。

  巨大的旋涡,也在刹那轰向陈宗,疯狂转动,粉碎一切。

  绝杀!

  绝杀之招,惊涛堡主彻底爆发,施展出最为强横的一招,欲将陈宗击杀。

  陈宗神色不禁大变,这一招的威能好强,果然十分可怕。

  那么,自己就拿出更强的剑招吧。

  天光拔剑术?万象微尘!

  斩!

  一剑斩出,那剑光斩中大漩涡的瞬间,直接爆裂开去,可怕的威能,粉碎一切般的冲击大漩涡,顿时将大漩涡粉碎开去,化为最原始的天地微尘粒子。

  剑光破空,带着余威杀向惊涛堡主。

  惊涛堡主顿时一怔,竟然一剑就斩开了自己的绝杀之招,这怎么可能?

  但那一道剑光的确悍然杀至,看起来不强,但其中所蕴含的威能,却叫惊涛堡主毛骨悚然,有一种致命的感觉。

  仿佛被这一剑劈中,自己就会死,就算是不死,也会受到重创,哪怕是自己化身为水花避开,也无法真正闪避那一种当中的威能,那是一种将一切都化为粉齑的恐怖力量。

  怎么会有这样的绝学?

  如此的可怕!

  但,惊涛堡主活了数百年,大大小小的战都打过数千次以上,经验无比丰富,不可能就此坐以待毙。

  爆发!

  一瞬间,惊涛堡主彻底爆发,爆发出惊人至极的威势,狂涛重重,他直接施展出惊涛九重浪轰击而出,浪涛一重接着一重的轰击,却在陈宗那一道可怕至极的剑光之下,一重接着一重的被粉碎,化为粉齑消散。

  但,斩碎惊涛九重浪,却也不断消耗这一剑的威力,最后只剩余一缕剑光杀至,击中惊涛堡主时,被惊涛堡主真正抵御住了,无法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惊涛堡主没有出击,反而后退,拉开与陈宗之间的距离,满脸都是警惕的模样,唯恐陈宗再来一剑似的。

  那一道的威力实在是太强横了,叫他感到震撼。

  可怕!

  十分可怕的一剑。

  “只可惜我没有强大的血脉天赋,否则爆发血脉之力,一定可以他击杀。”惊涛堡主暗暗思索道。

  这是无可奈何的,古玄界的血脉的世界,但,大多数人的血脉都很普通,不入流,他也是,之所以可以突破到极境十星级战力,也是因为一次大机缘的关系,但,这就是此生的极限了。

  真是,很讨厌他们这些天骄啊,一个个血脉不俗天赋过人,很容易就可以有极境的战力,甚至大极境乃至超极境。

  退!

  惊涛堡主后退,陈宗直接前冲,此战,还没有结束呢。

  “你们还不出来。”惊涛堡主有点慌,不禁吼道。

  很突兀的,一道道身影骤然从四面八方出现,形成一道包围圈,将陈宗包围起来。

  “陈兄,又见面了,有没有感到很惊喜。”